news center

老骥:仇和落马传递反腐什么信号?

老骥:仇和落马传递反腐什么信号?

作者:利阅绌  时间:2019-03-15 07:17:04  人气:

仇和落马传递反腐什么信号           老骥 仇和被查!中纪委公布这条消息,是在3月15日李总理记者招待会刚结束时,这个时间节点似乎告诉人们:“两会”期间并没有忘记反腐败;而查仇和的新闻像抢头条一样属于高调宣布 仇和是原云南省委副书记,职位不低也不算太高,但仇和的影响却远远大于他的身份,最出名的时候是在江苏宿迁市委书记和云南昆明市委书记任内他当宿迁市委书记时将该市的国有资产统统卖光,特别是将公立医院卖掉,让宿迁成为全国唯一没有公立医院的城市他当昆明市委书记时搞强拆,通过强拆实施的暴政为他赢得了铁腕人物的荣耀仇和由此名扬天下,“卖光”与“强拆”,成为仇和改革的模式,“仇和模式”不但被媒体鼓吹而且受到领导的亲睐在全国老百姓的一片叫骂声中,在体制内的不断争议声中,他升官了,不过想当云南省委书记的打算却落了空 仇和落马传递中央反腐什么信号 仇和落马,不少评论都认为这是对他“卖光”和“强拆”的清算,其实不是因为卖光国企是全国地市县的普遍现象,不过宿迁出格的是卖掉了公立医院但据说这也是全国医改在宿迁的试点工作,即使改错了也是被允许的,事实上宿迁公立医院后来又被市政府掏高价钱买了回来,并没有追究仇和卖掉的责任强拆是当时发展房地产支柱产业和城市化建设的需要,也是全国性的普遍现象仇和在昆明的强拆主要是高调和张扬,一张工作照显示他亲帅公检法队伍奔赴拆迁现场,声势浩大,杀气腾腾的镜头,这种动不动就动用专政工具的做法,让市民们感到了恐惧,视其为暴政但在领导眼里,仇和是个有个性有魄力的人,是个敢于“杀开一条血路“的改革者所以省委书记白培恩挑选他为接班人,应该说也得到了中央的首肯,只是遭到了云南老干部们的坚决反对才没有得逞然而晋升为省委副书记的本身足以说明,组织对他的工作是认可的所以认为拿下仇和是警戒那些“有权就任性”的官员,是我们的误读 既然不是对他“卖光”、“强拆”的清算,那就是说在对仇和的反腐败问题上,没有搞“选择性反腐”和“政治化”,而是一个“纯粹”的反腐败行为我们相信仇和是一个贪官而且是一个大老虎,仇和的“卖光”、“强拆”不仅仅是要在改革上搞标新立异,其实也是为了更方便地捞钱,无数事实证明,越是改革上爱搞标新立异的官员就越是贪污腐败今天倘若中纪委没有掌握仇和贪腐的证据,是不可能对其采取强制措施的 十八大以来,习近平党中央明显加大了反腐败的力度,因此得到了全国人民的衷心拥护,同时也招来了国内外的一些非议比如:“选择性反腐”、“权力斗争”、“政治化”等,最近美国官方甚至公开警告中国,在周永康问题上不要搞“政治化”对于这些非议我们应该怎么看大家见仁见智,不过我认为既不要完全否认,也不必大惊小怪中国有权有势的官员的腐败已是个普遍现象,九十年代民间流传的段子就说:把他们统统拉出去枪毙可能有冤枉的,隔一个枪毙一个有漏网的时至今日,在老百姓眼里即使不是无官不贪也是十官九贪了所以,反腐败,不是有不有的问题,而是反不反的问题,抓贪官,不是该抓不该抓的问题,而是抓谁不抓谁的问题然而,反腐败就像看病开处方,药有君臣佐使,寒热温辛,用哪些药,不用哪些药,必须有所取舍和分别轻重缓急,决不可胡子眉毛一把抓在反腐败的同时,考虑首先要清除政敌,清除异己分子,以防他们的破坏和捣乱甚至造反,这是必要的,无可厚非的,无论什么政权都会这么做你可以说这是“选择性反腐”,也可以说是“权力斗争”,至于说是“政治化”,更没说错,反腐败本身就不是单纯的经济问题,它同时也是严肃的政治问题最高人民法院院长周强昨天首次公开薄熙来、周永康曾搞非组织政治活动,由此证明对他们的反腐败不是纯粹的腐败问题,国内外对反腐败的一些“非议”并不是空穴来风 虽然非议不可避免,不过我们要防止一个倾向掩盖另一个倾向,我们也不能任性,不能做过份的事,更不能做老百姓反对的事,让反腐败发生颠覆性的错误同时我们不能让手段干扰了目的,“选择性反腐”、“权力斗争”、“政治化”,充其量都是手段,反腐败才是目的假如长期囿于手段,被打的老虎个个都与“非议”有关,或者与“私有化”有染,势必会让反腐败的意义打折扣,让老百姓心生疑窦,这是不明智的也是不可取的,如果不及时纠正,就可能导致反腐败的夭折 正因如此,仇和的落马显得格外有意义,查仇和,显然不是“选择性反腐”,也不是“政治化”,更不是“权力斗争”,相反,倒有点像“挥泪斩马谡”查仇和,说明中央已经注意到国内外那些“非议”,决定着手克服并从仇和案开始查仇和还表明,今后中央反腐败,力争做到不论对象是谁,不论职务高低,不论是改革的急先锋还是改革的慢郎中,只要腐败统统要反 但愿反腐败掀开新篇章,让贪官们发抖去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