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ews center

跨世纪的奇冤案何时了结?

跨世纪的奇冤案何时了结?

作者:佴廨  时间:2019-03-15 03:16:05  人气:

跨世纪的奇冤案何时了结 人生短暂,能有几个27年 血泪诉说, 唤起良知、同情者万万 是谁雇凶手,线索很明显 头上无日月,神州有青天 我叫郝家灵(玲),农民、军属,住河南省周口市淮阳县白楼乡大郝行政村第一村民组 随着1990年我国第一部民告官法律——《行政诉讼法》的诞生至今已有25个年头了我诉乡政府违法侵权的官司,也相伴了20多个春秋我与乡政府打官司的事,2005年2月21日我省的《大河报》、《公民与法》杂志等媒体报道过 我民告官的官司刚刚结束,可我还要与“村里”打官司原来我与乡政府20多年打官司要回来的废坑地,村支书郝道杰要租赁,我没有租给他,从此怀恨在心,在我这次重建门面房时,遭到黑社会人员20多人的阻扰和闹事,后又多次被村干部强行停工村里即不讲理,更不讲法,村支书并扬言说:“不把地让给村里一大半,就是不让郝家灵家盖房子”我在被逼无奈的情况下,背着家庭于2009年5月29日(端午节)违心地在所谓的“协议书”上签了字2010年打院墙时我把实情告诉了家人,从此我们夫妻二人经常为此事吵架、生气,孩子们也报怨我2011年元月家属把村委会和我告上了法院,2011年4月14日才正式立案,至今法院已经立案2年多了,由于“村里”无理取闹,直到2014年4月3日才开庭审理,出乎意料的是,在开庭的第二天(即4月4日)就违法做出了裁定,驳回了我家的起诉,即后我家又上诉到周口市中级人民法院中级法院依法撤销了淮阳县法院的裁定,指定郸城县人民法院审理本案郸城县法院已于2014年12月29日开过庭,至今还未作出裁决深盼上级法院监督郸城法院,以事实为根据,以法律为准绳,作出公正判决;盼望上级有关部门的领导关注此案;盼望有良知有正义感的网友为我呐喊,为我声援;盼望各新闻媒体的工作者主持公平正义关注报导此案,以促使我的官司早日结案我27年打官司的经历过程简述如下:1986年中央出台新政策:发展个体经济,使一部分人先富起来我与第一届村委会几个主要干部多次协商,使用村里所有靠106国道的一片废坑地,于1987年12月6日签订了《废坑地使用文约》经营了靠106国道与白楼粮管所对面的废坑地,88—89年进行平垫,1990年经村里同意办理了建房手续,盖了三间门面房,同年乡政府搬迁林业站,称我使用的土地为“国荒地”,强行扒掉了我家的房子建立了林业站,占去了部分土地,我向村里反映,村干部无人向上级反映,至95年底的几年时间里,我多次找乡主要领导和县有关领导,问题也没有解决更可气的是96年初新一届乡政府主要领导,在林业站主要领导的馋言鼓动下,毁麦苗、刨树木,扒掉老墙南扩,把我使用的土地全部占用我找乡主要领导说理,其不讲理,让我想去哪里告就去哪里告从此迫使我更进一步地走上了民告官的艰难之路经过20多年千辛万苦的艰难诉讼,我收到正式法律文书19份,终于打赢了地权官司和国家赔偿官司…… 因为与乡政府打官司,99年9月10日(教师节)上午9点10分,我在从淮阳县法院要回原件材料的路上,离我村有一里远时,光天化日之下,遭歹徒行凶抢劫,抢走了我从法院要回的全部原材料,歹徒用匕首刺断了我的左臂挠动脉 经淮阳卫校附属医院,县人民医院……周口地区人民医院,河南医科大学一附院几家医院的几次治疗,仍使我落下终生残疾,从此丧失了部分劳动能力…… 因为与乡政府打官司,我妻子和我的父亲受到白楼派出所十几次的传唤2000年3月白楼乡派出所叶宜海所长把我和父亲拘留到派出所一天,并罚我父亲200元款,才释放回家 99年底,因为治伤残,我卖了自己经营地上的杨树一审判决下来后我提出了上诉,乡政府的当权者更加恼火,2000年3月命令白楼派出所、县林业派出所把我抓进监狱一个多月…其间向县检察院报捕几次,释放我出监狱时,县林业派出所又给我办理了监视居住手续,至今监视居住没有给撤销在监视居住期间,白楼乡派出所和县林业派出所的干警又多次到我家骚扰,威吓,我不得已躲到临蔡乡东常楼我表姐家住两个多星期……2001年秋收统筹款时,乡派出所来人又强行把我拘留…… 因为与乡政府打官司,2000年4月15日我正在监狱里,乡政府的当权者命令乡派出所、乡司法所、乡土管所人员出动,把我承包地上4亩多已经出齐穗的麦子全部毁掉(有照片为证),并扬言说:“看郝家灵还敢与乡政府打官司不打”…… 因为与乡政府打官司,我家负债累累,我的大儿子在堂侄女的资助下才勉强完成了高中学业我女儿和我二儿子勉强初中毕业,刚满16岁不得已只好外出打工挣钱,来补贴家用和打官司费用,我的三个孩子都没有参加初中升高中的升学考试 因为与乡政府打官司,我多次蒙冤,又险些丧命,落下终身残废我年迈的老母亲也跟着受气受苦受屈,结果得了“气鼓”——肝硬化腹水,因为打官司家徒四壁没钱医治,于2003年农历7月3日含恨离世 因为与乡政府打官司,我的大儿子2003年冬季报名应征参军,经检合格后,我不得己找乡政府一把手求情,结果乡政府还是不开绿灯,最后托人在县武装部弄个指标,才圆了儿子参军的梦! 因为与乡政府打官司,我妻子屡受牵连,整日以泪洗面,二十多年伴随我吃尽了苦头,现在眼睛几乎失明(有残疾证为证),身上也落下了多种疾病…… 我父亲郝祥敬,1948年淮阳“拉锯”时参加革命工作,是60多年党龄的老干部我大郝行政村有一个吃低保的也应该是他因我没把20多年和乡政府打官司要回来的地租给村支书郝道杰,因此得罪了这个“土皇帝”,就是不让我父亲吃低保我们兄弟为此事弄得不和,两个姐姐对我也有意见于是父亲生气走失我父亲走失后,淮阳有线电视台播放了寻人启示、周口电视台做了现场采访报道同时我们也印贴了寻人启事2000多份淮阳周边几个县都找遍了,至今我父亲下落不明,恐怕也难在人世了…… 27年的风风雨雨,差一点把性命丢了,27年的血泪讨说法,我们夫妻二人都落下了终生残疾(有残疾证为凭), 这场官司给我们家人带来了多么大的痛苦,是常人难以想象的几乎是夺走了两条人命虽说行政官司结束,但与“村里”的民事官司还没结果,我度日如年的挣扎生活在人间,承受着常人难以想象,难以承受的压力更让我生气的是现任村主要干部本来就沾着我的光,我与乡政府打官司20多年,用青春、鲜血和生命要回来的整个林业站,他占有80%的面积,而我家的4亩多洼坑地没租给他也“得罪”了村支书这个“土皇帝”光天化日雇凶案还没有破,又惹来黑社会人员威逼……我的血不能白流,我父母的命不能白丢,我用一颗感恩的心欺盼得到有正义感的善良的人们的同情心,并为我呐喊,为我鸣冤深情盼望各新闻媒体的记者关注采访报道此案,深情盼望广大网民为我呐喊,盼望现役和退役的军人家属为我声援;深情地盼望结束民事官司和告破刑事雇凶案那一天的早日到来!             反映人(受害人)郝家灵(玲) 身份证号:412727195510283514 联系垂询电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