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ews center

风水先生不风水 命丧命丧警局

风水先生不风水 命丧命丧警局

作者:嵇喁  时间:2019-03-23 05:04:21  人气:

警局里的“被自杀” 帮人看了一辈子风水的刘新学,最终没有看破自己的命局 刘新学是河南省汝州市寄料镇石梯村锅牌沟人,49岁,附近村民建房子、找墓地时经常找他看风水 10月2日凌晨5时,刘新学被发现用皮带“上吊”死亡,地点是在汝州市公安局蟒川派出所留置室 来自河南省公安厅的消息,河南省连续发生五起案件当事人非正常死亡事件 风水先生意外殒命 石梯村位于汝州市西南部,群山环绕,小河穿行在村外一处山坡上,有一座新坟孤立在那里,一位村民指认,“新学就埋在那儿” 11月20日,在石梯村村委会,本刊找到了刘新学的一位远房表哥陈武臣 陈武臣是一位乡村医生,他告诉《瞭望东方周刊》,刘新学给人看风水,主要是喜好这个,农闲时就四处走走,“也不靠这个挣钱” 前不久,附近蟒川乡腾口村有户人家的墓被盗,尸骨丢失刘新学答应帮忙寻找,并商定找到后收取一万元辛苦费 10月1日,刘新学背着一袋尸骨到腾口村,却被丢尸户认为是敲诈并报警当晚,汝州市公安局蟒川派出所将刘新学带回所里,录口供至10月2日凌晨1时四个多小时后,刘新学被发现在留置室内用皮带上吊自杀 据见过刘尸的人介绍,刘的脖子上有明显的皮带印痕,青紫并有淤血,其头部、脸部和膝盖有渗着血的不明伤痕而在刘的左臂,12个用圆珠笔写下的大字异常醒目:脸比金贵,一生清白,天大冤枉 刘新学的一位堂弟告诉本刊记者,刘新学在堂兄弟中排行老四,膝下有一儿一女,平日生活简单幸福此次其意外死亡,令家人悲痛万分 事发以后,派出所方面通知了家属,但没有让他们及时见到刘新学的尸体谈到此事,刘的这位堂弟气愤不已,“三天后才让我们见到了人!” 尸体被火化 11月20日下午,在已出嫁的刘新学的女儿刘海霞家,刘海霞的公公赵四向本刊记者介绍了刘新学的一些情况,证实赔偿已经到位但对于医学鉴定、赔偿协议等更多细节,赵四没有详细透露一位村民说,“听说他们跟公安局达成了协议,不准乱说” 采访中,家属委婉表达了对警方的质疑,说刘可能是被打死的,最起码是被逼死的,“要不他身上怎么有那么多外伤” 村民们对刘新学死在派出所的事都感到意外和震惊,“好好的一个人,进去没多久就死了,以后谁还敢相信派出所 ” 在刘新学被抓的几个小时内,派出所里到底发生了什么警方对此有何调查结论相关责任人有没有受到处理 11月21日,本刊记者来到汝州市公安局提出采访,被该局政治处工作人员拒绝 死在派出所 另一起“非正常死亡”事件发生安阳市内黄县10月3日,在内黄县公安局楚旺派出所,22岁的河北青年杜学雷被殴打后死亡 “孩子死得冤啊,是去派出所送钱时被打死的”杜学雷的叔叔杜春平悲伤地说 22岁的杜学雷,是河北省魏县回隆镇李大汪村人平时在山西岳父家里生活,临时跑些运输维持生计结婚刚刚一年,小女儿还不满一岁 该案目击者闫金飞向《瞭望东方周刊》回忆了此案的相关情节 10月3日中午,闫金飞和杜学雷等人在楚旺镇一家饭店吃饭,饭后其他人陆续离开,落在最后的他因无钱付账被饭店老板拦住并报警不久,来了两个身穿便装的人,他们简单问了问情况就把闫金飞“扔进警车后备箱”带到了楚旺派出所过了一会儿,杜学雷也闻讯赶到了楚旺派出所,进门时与派出所内的人发生了语言冲突,随后产生了肢体接触 “我看他们想打架,我就从沙发上站起来”闫金飞正想拉劝,另外一个人走过来,按住闫金飞:“别动,没你的事” 结果,闫金飞听见他们打起来了,当他回头再看时,发现“他们在杜学雷的上身用脚乱跺了一阵就出去了” 接着,杜学雷被发现口舌发黑、没有反应,等送到内黄县第二人民医院时,杜学雷已经死亡 杜学雷的家人向本刊记者反映,杜学雷当时口鼻出血,眼睑受伤红肿,左耳青紫肿胀,耳下有道伤口 牛力强介绍,犯罪嫌疑人均为内黄县公安局楚旺派出所的工作人员,共有五名” 据了解,目前,杜学雷尸体的鉴定结论已经出来,该鉴定结论认为,杜学雷系因广泛性蛛网膜下腔出血致急性中枢神经系统功能衰竭而死亡,其蛛网膜下腔出血为“病理因素所致”,生前外伤及醉酒为“诱发因素” 杜学雷的家属认为此鉴定结论“不符合实际”:杜学雷生前身体健壮,没有疾病,不存在“病理因素”;外伤不是诱因,是主因,杜学雷是被打死的 “撞墙自杀” 此外,在河南洛阳,也有一名男子在派出所内“非正常死亡” 10月12日下午,因为经济纠纷,马军安与龚光高(音)来到洛阳市公安局西工分局汉屯路派出所14日凌晨,马军安的家人被警方告知马军安已于10月12日下午在汉屯路派出所“撞墙自杀” 死者马军安,现年54岁,洛阳西关人,平时从事字画经营其妻许素芬告诉《瞭望东方周刊》,马军安与龚光高的经济纠纷,主要因为“跑志愿兵的事” 许素芬称,对于警方“马军安撞墙自杀”的说法,她和家人都很怀疑,他们感觉此事存在很多疑点:马军安死后,警方不仅没有第一时间通知家属,反而在见到家属后一直追问马军安“是否有病”;警方一开始说事发派出所内没有摄像头,家属发现安装有摄像头后,警方又改称“有,但是坏了”;事发之后,警方先是否认民警与马军安有接触,后来又承认有接触,称只是在接待室“简单问了问”;10月15日,家属在汉屯路派出所发现,其审讯室的墙壁刚刚经过粉刷…… 12月2日,马军安一案的专案组组长、洛阳市政法委工作人员李小选告诉本刊记者,目前此案已经调查结束,马军安尸体的医学鉴定结果已经出来,现在正通过机要快件形式由上海发往洛阳 李小选表示,现在还不好说什么,一切都要等拿到鉴定结果后才能下结论届时,“根据鉴定结果,结合调查情况,就可以基本定性了” 民警违法违纪案上升 10月29日,河南省公安厅召开电视电话会议,部署从10月下旬开始,在全省公安系统组织开展“执法规范化建设、和谐警民关系建设”专题教育整顿活动 会议透露,全省共发生民警违法违纪436起492人,同期相比,分别上升 15.3%、12.6%,“特别是今年10月份以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