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ews center

理性看待孙东东的精神病论

理性看待孙东东的精神病论

作者:还籼  时间:2019-04-14 07:08:07  人气:

这几天,北大教授孙东东的一句:“对那些老上访专业户,我负责任地说,不说100%,至少99%以上精神有问题,都是偏执型精神障碍”使他迅速“火”起来,并处于风口浪尖之上,网友对他的声讨之声不绝于耳     我先声明:我不认识孙东东,也不是在为他歌功颂德,更不是为他辩护什么,我仅说一些真实的情况看完全文,您要认为我哪句说的不妥,请尽管拍砖!但不要太狠,手下留请!     孙东东尽管是教授,我认为他是《皇帝的新装》里指出皇帝没有穿衣服的小孩     首先,大家要理性分清“老上访专业户”与“上访户有”的差别根据我的经验及接触的资料显示,在上访群众中:80%的上访者是有理上访,各级政府受理后,都非常重视,并积极解决;15%的上访者是有理上访但要求过高,政府解决其有理部分,但无法完全满足其过高要求,致上访者越级上访,甚至成为上访老户;5%的上访者刚开始可能具有一定的道理,只是要求条件水涨船高,政府根本无法满足其要求,这部分最终成为上访户老户孙东东说的“老上访专业户”应该指的是“上访群众中的5%”,并非所有的上访户     其次,“老上访专业户”所反映的多是疑难信访事项,这些信访事项形成的原因多种多样当前,我国正处于黄金发展期,也是矛盾凸显期,各种社会矛盾交织在一起,集中表现信访事项上新发生的信访事项很容易解决,很多问题督促一下就能解决但“老上访专业户”反映的问题的确不容易解决,他们所反映的问题有历史遗留问题,比如文革期间的、三反五反的、土改时期的,这些问题没有政策依据,下边是不敢开口子,解决一个人的要求,将会有很多人要求解决的城市改造问题、土地拆迁问题、企业改制问题、复转军人安置问题、刑事案件久侦不破问题、法院执行难问题等都是很难解决的问题甚至还有地主的后代要求返还被充公的财产,地主被镇压了,地主儿子索要名誉及赔偿的事都有,这些人也来上访     再次,精神病分好多种哪怕精神稍微偏执一点的正常人,到精神病医院做鉴定都能做成精神病“精神有问题”也不是专指精神病精神病也有是否严重之分偏执型精神病是最常见的类型,以幻觉、妄想和行为障碍为主要临床表现起病多在30岁以后,患者的人格改变和衰退不显著     最后,当前信访工作已经成为各地各项工作的晴雨表从中央到地方,都高度重视信访工作,认真解决上访群众所反映的问题,涉及单位都在积极解决,毕竟信访事项影响到当地领导的政绩对于老上访专业户的诉求,各地都在穷尽一切办法予以解决,有法律依据的按照法律程序,无法律依据的按照政策办,无相关政策的按照先例办,无先例可循的、生活困难的给予救济与安抚     给大家举两个真实的例子:     一对老夫妇,儿子因抢劫杀人,被公安局依法刑事拘留,检察院依法批准逮捕,法院依法判决死刑杀人偿命,欠债还钱,天经地义老夫妇的儿子被执行枪决后,老夫妇开始上访,上访的唯一理由是政府把他们儿子杀了,将来谁给他们养老老两口常年、多次到市里、省里、北京上访,当地政府没办法,就问老两口如何才能息访罢诉,老两口说给十万块钱的养老钱就不在上访当地政府为了息事宁人,果断拿出十万块钱救济老两口,当地政府成功解决一起信访事项     国棉厂一个下岗工人,姓赵,女,1962年生,未婚,半年来一直坚持上访上访原因:她去派出所办事,在派出所里上厕所,进厕所时,从厕所里出来一个着装男警察(派出所人少,男厕所坏了,暂时男女共用一个厕所)据此,她认为警察在耍流氓,从那以后,她坚持上访,经常举一个警察耍流氓的牌子站在公安局门口     鉴于个人理解与认识不同,我认为应该理性看待孙东东的言论,大家不要人云亦云,要与人为善,毕竟每个人都有发言的权利,只不过所处的位置不同 北大的悲哀,能出这样的教授,可见北大已不是当年的北大,今天的北大已成龌龊之地 孙东东是让全国人民当顺民,不要当公民 80%的不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