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ews center

十年含冤

十年含冤

作者:鲜跤  时间:2019-04-24 11:02:19  人气:

控告书 控告人: 李启义,男,生于1969年6月20日,汉族,农民,住兰考县张君墓镇赵砦村 被告人: 李颜领,男,37岁,汉族,农民,住兰考县张君墓镇赵砦村 被告人: 李永福,男,33岁,汉族,农民,住兰考县张君墓镇赵砦村 请求事项:二被告非法侵入我家住宅,时间长达十年之久,情节极为严重,我强烈要求司法机关对其依法严惩另外,被告李永福长期侵占我承包的责任田6.36亩,要求司法机关责令其立即返还 事实及理由: 1999年农历2月29日下午,我妻子韩爱花,因琐事与邻居张四革发生争执,后被邻居拉开,但张并不罢休,扬言非要教训我妻子一顿不可当天下午,张四革丈夫李长领弟弟即被告李颜领领着其母亲和他两个女儿以及张四革等多人到我家院外大吵大闹,并用极难听的语言辱骂我的家人因当时我不在家,我堂弟李启飞闻听此事,出来劝阻,但李颜领不听,恰在此时张四革丈夫李长领拉土经过此地,也加入了争吵行列,吵闹进一步升级并引起厮打,他们仗着人多势众,用木棍、汽车钢板等凶器轮番殴打李启飞,李启飞非常恼火,认为他们围住门子、骂人,欺人太甚,情急之下,用随身携带的刀子照李长领肚子上捅了一刀,李长领受伤,这样打架事情才告结束,后李长领因伤势过重,不治而亡李启飞闻信带伤逃匿,至今下落不明   李长领死后,李颜领、李永福等找不到李启飞,竟将矛头指向我家,他们到我家大肆抢掠,见人就打,见东西就抢,东西能带走的带走,带不走的就毁掉,一应财产机动三轮车、打面机、打米机、所有粮食、衣物甚至家禽全被抢走不但如此,他们还将我给父母准备做棺材木的木料加工成棺材,然后将李长领的尸体装在里面李颜领、李永福将盛有李长领尸体的棺材放在我住的堂屋内,并用砖将房子的门、窗封起来,此事遭到我家人的强烈反对,并提出这种做法是严重的违法犯罪行为要求其立即移走死尸,但二被告却置之不理,不但如此,他们每见我家人就打,我全家被迫无奈流亡他乡之后被告李永福又将我家所有的责任田全部霸占,期间我们通过各种关系说和,要求被告返还被侵占的宅基地及责任田,均被无理拒绝到现在为止,我的房宅已被占了十年,这十年我一直带着妻儿老小在外流亡,甚至久连我父亲病故都不敢回来处理后事二被告每见我就往死处打 2009年元月十四,我父亲病故,因我长年在外流亡无法尽孝,闻听此噩耗悲痛万分,为躲避李颜领、李永福家人的殴打,我夜里偷着回来想祭奠一下亡父,但还是被他们知道了消息就在我为父亲打墓回家的路上,被他们截住用瓦刀、钢筋棍等凶器殴打,我看他们要置我于死地,大声呼救但还是被截住打伤,幸亏当时派出所两位民警赶到,否则后果不堪设想还有我儿子李庆龙回家想看一下他的爷爷、奶奶,也被李永福打伤,住院多天李颜领、李永福曾狂言,早晚要弄死我家一个人以抵李长领的命我无法预料,灾难随时都又可能降到我的头上   十年间,我曾多次到政府有关部门反映此事,但一直未得到妥善处理我不知道此事何时能够解决,但我已忍无可忍了    十年间,我的住宅为被告停尸其间,我又家不能归,流亡他乡十年间,我承包的责任田,一直为被告非法侵占,不但如此,我还多次为被告追打甚至是追杀,就连我父亲病故也不敢回家奔丧作为一个公民,我的人身权及其他权利受到如此严重的践踏,这是法律所不允许的,被告李颜领、李永福的行为依法构成非法侵入住宅罪,依法应受到法律的追究和严惩为此,我依法具书控告,强烈要求将二被告立即绳之以法,以维护法律之尊严 此致 控告人 :李启义 2009年4月26日 十年含冤.rar 2009-6-26 21:52 上传 点击文件名下载附件 5 KB, 下载次数: 39 你有种从把头从显示器那头顶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