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ews center

信阳罗山县政府被指将土地一女二嫁 法制办将调查

信阳罗山县政府被指将土地一女二嫁 法制办将调查

作者:溥咚  时间:2019-04-28 05:15:11  人气:

河南信阳市罗山县政府2004年与罗山县天湖古酒酿造有限公司(简称“天湖古酒公司”)签订合同,约定将一块约40亩的村集体土地出让给天湖古酒公司后因多种原因,这块土地未被征收、出让 2016年11月11日,天湖古酒公司负责人田韬告诉澎湃新闻,签订土地出让合同后长达10年,县政府未就合同是否仍有效与公司协商,也未将80万元购地首付款退给公司,却在2014年提出,要在土地上建小学 对于县政府将土地“一女二嫁”的行为,田韬说:“县政府这不是失信吗” 2004年,罗山县天湖酒业有限公司经破产拍卖,被罗山县天湖古酒酿造有限公司收购 本文图片均为澎湃新闻记者 段彦超 图田韬委托的律师11月4日向罗山县政府寄去《关于罗山县政府违约失信的律师函》,并向罗山县政府申请公开建设小学的规划、土地等手续信息收到律师函后,罗山县政府法制办负责人约田韬会面,询问了他的诉求 11月11日,罗山县政府法制办负责人告诉澎湃新闻,将联系当年相关部门,进行调查 一份被搁置的土地出让合同 合同显示,罗山县政府要求,罗山县天湖古酒酿造有限公司在收购破产的罗山县天湖酒业有限公司时,必须购买酒厂以南约40亩土地的使用权据《罗山县志》记载,罗山县酒厂始建于1970年,主要产品有纯粮酒、天湖春酒、灵山寺酒等,销往本县及周边地区1996年,改制为罗山县天湖酒业有限公司(简称“天湖酒业公司”) 2004年,天湖酒业公司经破产拍卖,被天湖古酒公司收购澎湃新闻获得的一份《天湖酒业公司破产资产出售合同书》显示,甲方“天湖酒业清算组”将天湖酒业公司所有生产区破产资产包括无形资产,以280万元的价格卖给乙方“天湖古酒公司” 合同书约定,清算组负责在30日内办好资产变更、土地出让等手续此外,按照县委、县政府要求和天湖酒业破产资产出售方案,天湖古酒公司必须同时购买天湖酒业公司厂区以南约40亩土地的土地使用权 合同书盖有甲方、乙方和监证方“罗山县政府”公章,且有三方法定代表人签字 另一份《土地出让合同书》显示,甲方“罗山县政府”将天湖酒业公司厂区以南“约40亩土地(以实测面积为准)”出让给乙方“天湖古酒公司”,价格为每亩6万元,总价约240万元 合同书约定,合同签订时首付200万元,余款待土地出让手续办齐后一次性付清;罗山县政府负责土地的征用、补偿等工作,并办好土地出让等手续;天湖古酒公司需坚持发展,一年内投资1000万元;如有违约,甲乙双方协商解决 上述两份合同书均写明:甲、乙双方各两份,罗山县政府、财政局、建设局、国土局、经贸委各一份 收据显示,2004年6月19日,天湖古酒公司将购地首付款160万元交到县工业办 2016年11月11日,曾任罗山县工业办副主任、天湖酒业公司清算组法定代表人的周锋告诉澎湃新闻,县里当年的想法,是通过破产拍卖让酒厂活下去,而且要扩大规模,因此将购买酒厂以南约40亩土地作为附加条件;160万元购地首付款由县工业办代县政府收取,因为购地首付款没有交够,土地也不好征,酒厂资金也困难,就退回80万元,借给天湖古酒公司 天湖古酒公司原股东张得才也说,因为土地不好征,酒厂资金也困难,他们向县工业办借款80万元,还打了借条 土地出让的事,就此搁浅 2013年9月16日,罗山本地商人田韬和妻子以2650万元的价格,买下天湖古酒公司所有股权田韬提供的《天湖古酒公司股权转让合同书》写明:天湖古酒公司曾向罗山县政府缴纳160万元土地出让金,后借回80万元,实际金额为80万元,“天湖古酒公司所有资产及已缴纳的80万元土地出让金一并转让” 县政府出让土地被指“一女二嫁” 田韬告诉澎湃新闻,收购天湖古酒公司,主要考虑是白酒利润高,其旗下老品牌天湖春酒在当地很有名 据《罗山县志》记载,天湖春酒曾获众多奖项 原酒直接销售利润低,陈放数年价值更高收购酒厂后,田韬投资500多万元新建能储存100多吨原酒的不锈钢酒罐、绿化厂区按他的设想,两三年后,酒厂利润将达千万级 让田韬没想到的是,2014年时,罗山县要用酒厂以南的土地建第三实验小学,酒厂也要搬迁 “80万元购地首付款县政府一直没退,县政府和酒厂签订的《土地出让合同书》也没有作废,突然就要在酒厂以南土地上建小学,这不是 一女二嫁 吗”田韬说,他找丽水街道办事处、县政府咨询,“领导们说,建小学是民生工程,酒厂搬迁更是服务县城发展,希望我以大局为重” 丽水街道办事处主任张成家向澎湃新闻解释说,选地时不知道县政府多年前与酒厂签有土地出让合同 经过一年多沟通,县里和田韬双方达成一致 《罗山县政府会议纪要》显示,2015年8月11日,罗山县政府召开关于天湖古酒搬迁有关问题的会议会议要求:天湖古酒以目前县城工业用地价格在产业聚集区选址40亩,以解决原40亩协议用地问题;全面评估天湖古酒现有资产,由政府给予合理补偿后,收回酒厂土地使用权进行招拍挂;天湖古酒以南40亩土地原预收征地款,以农村商业银行同期贷款利率计息补偿县政府办、县工信委等部门负责人,以及田韬参加了会议 田韬告诉澎湃新闻,达成会议纪要后,县里委托评估公司对酒厂的固定资产做了评估,双方均认可但距今已经一年多,酒厂搬迁“卡在无形资产评估”,再无进展 “酵池历史越悠久越值钱,其实最珍重的是里面多年形成的微生物茅台换个酵池,还是那个味吗”田韬说 天湖古酒公司有74口酵池,都有35年左右历史,县里也认可酵池属于无形资产双方在5月30日-6月3日组成考察组,到北京、郑州等5家评估公司进行考察形成于6月5日的考察报告显示,其中3家可以选聘天湖古酒无形资产评估工作 田韬告诉澎湃新闻,考察报告递给县主要领导后,至今没有进展他询问丽水街道办事处党工委书记丁新,得到的说法是,领导的意思是当时卖280万元,现在搬迁要花六七千万元,会被质疑国有资产流失 田韬告诉澎湃新闻,考察时,听完相关情况介绍,有评估公司称74口酵池值三四千万元 罗山县政府也认可,酒厂的酵池属于无形资产“12年前的280万元,现在值多少钱12年,土地、房产升值多少倍搬迁后,酒厂的土地政府能拍卖多少钱”田韬认为,“担心国有资产流失”只是借口,实际是考察评估公司后,县里认为搬迁酒厂需要的资金多,而会议纪要已经通过,不影响建小学,就想拖着酒厂搬迁的事,使其让步 丁新向澎湃新闻否认自己说过“担心国有资产流失”,他表示,对酒厂的无形资产评估并没有停,只是因为分管县领导前些天被调走,新来的分管县领导不熟悉情况他还表示,没有评估公司说过酒厂酵池值三四千万元,”如果说了,还用评估吗” 田韬向澎湃新闻表示,最终选定哪家评估公司,他都没有意见,甚至,评估后价格也可以商量,因为,他拖不起田韬说,2013年收购酒厂的资金,是用他所开发小区抵押的贷款,加上酒厂抵押贷款500万元,合计贷款3000万元,每月利息接近50万元 田韬说,2013年接手酒厂后,次年得知酒厂要搬迁,他不敢扩大生产县里也对酒厂拍过照,要求不准新建 按照规律,酒厂“歇伏”到8月就要开工澎湃新闻看到,如今已经11月,酒厂依然停产 “酒厂固定工人几十个,如果一点工资都不发,就都走了”田韬说,酒厂酒罐里的原酒,都已经存放一两年,公司原本已委托策划公司重新打造产品,准备上市,现在都停了 如今,罗山县天湖古酒酿造有限公司厂区前的这块地,县里将用来建小学王韬质疑,这块地被“一女二嫁” 县法制办:将联系相关方进行调查 2016年11月11日,澎湃新闻看到,酒厂以南的土地,荒草树木丛生,里面还有池塘罗山县第三实验小学建设指挥部,就设在酒厂的一幢二层小楼上田韬说,小楼是他免费给指挥部用的 指挥部工作人员告诉澎湃新闻,酒厂附近有好几个新小区,却没有小学,因此第三实验小学的建设很紧迫,是县里重要的民生工程,计划2017年秋季投入使用,但从现状看,可能达不到进度 罗山县国土局工作人员说,第三实验小学规划用地约55亩,原系村集体土地,包含耕地和其他农用地征地批文是2015年5月25日的《河南省政府关于罗山县2015年度第二批城市建设用地的批复》 工作人员说,拿到省政府批复后,县里启动了征地,但征地没有完全完成,因此尚未办理第三实验小学的划拨用地手续 丽水街道办事处主任张成家向澎湃新闻表示,土地征收款已经到位,还有村民的青苗费没谈好 澎湃新闻查询到,10月28日,罗山县发布了第三实验小学8#的招标公告对此,罗山县国土局工作人员说,这属于程序违法 11月4日,针对土地“一女二嫁”、酒厂部分厂区(约28亩)土地证一直没办下来等问题,田韬委托律师向罗山县政府致《关于罗山县政府违约失信的律师函》同时,向罗山县政府申请公开建设第三实验小学的规划、土地等手续信息 田韬告诉澎湃新闻,收到律师函后,罗山县政府法制办负责人约其见面,问了他的诉求 11月11日,罗山县政府法制办负责人向澎湃新闻表示,《土地出让合同书》签订于12年前,需找相关部门了解,将进行调查(来源:澎湃新闻) 副院长巨额资产来源不明,洛阳市洛龙区法院枉法裁判!!! http://bbs.dahe.cn/thread-1002182304-1-1.html (出处: 大河论坛-大河网-河南最大社情民意平台) 退休干部、原150医院副院长王树棠为了回避自身敏感身份委托董辉代为理财,2014年先后向董辉转账700万余元,以董辉名义向外出借行融资获利(并刻意要求董辉向其爱人隐瞒投资数额),后期向董辉出具委托书,讨要债务王树棠的实际债务人在董辉代为理财时均已向王树棠披露,王树棠作为债权人已与实际债务人对接,并且在后期双方在商讨追讨债务问题时有多份录音证明董辉不是实际债务人后因实际债务人去向不明,2015年6月,王树棠仅凭三份由其本人书写备注有债务人的银行转账凭证以借贷关系为由将作为委托理财的代理人董辉及其爱人褚宇强告上洛阳市洛龙区人民法院,并凭借其退休前担任150医院领导身份和社会关系人为干扰洛龙区人民法院作出错误显示公正的判决     洛龙区人民法院对于没有商业背景的却拥有巨额资金的国家公务人员,不去查明是否存在非法收入做进一步调查,不顾王树棠给董辉出具委托书及王树棠自己在三份转款凭证上备注债务人及给董辉出具书面证明债务人为何人的事实对董辉枉法裁判审判中,王树棠提供三份《中国工商银行电子银行回单》最下端均手写备注其向董辉银行账户转款的去向及备注债务人给其出具收借据和欠条,说明王树棠明知其债务人系他人而非董辉,且其明显持有他与实际债务人之间的还款协议、借据、欠条等却拒不提供,而法院却不责令王树棠给予提供当王树棠发现此证据对其不利,当庭要求撤回被法院拒绝,但法院在判决书中故意忽略此证据,偏袒王树棠,做出对受托人董辉不利判决     同一案件,同样类似的转款,法院支持认定其中150万元由实际债务人偿还,但对另外340万元却在出具委托书的前提下认定董辉偿还,明显存在不公之处     庭审后期,在王树棠不能证明董辉是其借款人的时候,提出的另外一个理由是董辉从中抽取息差,但却不能提供相关证据,该主张应该有王树棠承担举证责任否则承担不利后果,而法院枉法裁判却要董辉提供证据当董辉提供银行流水相关证据反证后,洛龙区法院枉顾事实对这些于王树棠不利的证明又不予认定,反倒做出明显有违事实和情理的错误判决 董辉和褚宇强系夫妻关系,褚宇强与王树棠原系同事关系,王树棠委托董辉对外理财时特意告知董辉不要告诉褚宇强,怕褚宇强在上班期间告知单位同事,该事实有双方后期商谈讨要款项时的录音中,王树棠明确表示前期不让董辉告知褚宇强,褚宇强知道该事实是在王树棠的出借款项要不回后,给董辉多次打电话,方才得知王树棠委托董辉理财的事实而洛龙区法院却不顾该事实证据的存在,判决认定属于夫妻共同债务,判决董辉与褚宇强共同承担还款责任     董辉夫妇靠打工维持家庭生活、2个年幼孩子生活、教育费用,还要承担每月将近6000元的房屋抵押贷款,已然承受着很大的经济和精神压力,还要靠年老的父母微薄的退休工资补济,生活已难以为继,母亲也在精神恍惚中在2015年底春节期间发生交通事故,长期卧病在床并且在王树棠委托董辉出借款项过程中,王树棠以看病为由反复要求返还100万元,董辉为守诚信替实际债务人偿还了100万元而欠下巨额债务王树棠随后却将这100万元再次委托董辉出借给企业以换取利润迫于王树棠的有失诚信的做法和洛龙区法院的徇私枉法,董辉心中何种感受想必大家一定能体会得到! 试想一下,500万巨款,即使董辉夫妇每年净挣10万元,也需要50年才能还的完,加上利息以目前活期利息0.36结算,每月产生1.5万元,这种情况,王树棠有何理由在董辉不出具债权凭证或提供担保的情况下,将490万巨款出借给董辉庭审过程中,董辉夫妇心怀期待,希望洛龙区法院能根据双方提供的证据,做出符合事实的客观、公平、公正的判决,而在王树棠依靠自己的身份和社会地位,人为干扰下,洛龙区法院枉法裁判做出有违常理的判决万般无奈之下,向各位领导、各界人士反应此事,希望各位领导、各界人士百忙之中给以关注,督促二审法院做出公平、公正的判决,主持公道,